可可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神纪元 >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大战终结
最快更新武神纪元 !

    “轰隆!”

     圣鎏宫内,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惊天剧变。

     五大脉门之主,在这一刻,惨遭尽灭。

     魔神无情,苏逸辞的强势入局,直接是令圣鎏宫遭遇了非常巨大的打击。

     但是,也就在苏逸辞斩掉金门之主宇文雄的下一秒钟,一股滔天的磅礴巨势在影鎏殿的前方爆发开来。

     “轰!”

     五行之力遮天蔽日,天塌地陷,乱流爆冲,伴随着影鎏大殿前方的登天台阶层层断裂,一道身影直接是尊夺命释放出来的可怕巨力轰落在地。

     “五行合天印!”

     “嗵!”

     汹涌无比的气潮就像是陨石砸落大地,引爆八方坍塌,一座座建筑物顷刻间沦为了废墟。

     画面震撼。

     更是宣示着尊夺命的怒火。

     “今日,但凡犯我圣鎏宫者,都将永远的钉埋在影鎏大殿的脚下……”

     尊夺命凌天而立,他宛如俯瞰这个天地的执掌者。

     下方的乱石废墟中央,一道邪冷的身影浑身是血,甚至多处外伤可见白骨。

     可即便如此,他仍旧是没有倒在地上。其单膝跪地,右手以护生剑支撑着地面,绯红的鲜血顺着剑身流淌在石缝中,犹如一道道化开的蜘蛛血网。

     重伤,绝对是濒临死亡的重伤。

     到了这一步,全靠意志在支撑。

     “我不能倒下……”远澈明王喃喃自语,“我还没有把她带离这里,我还不能倒下……”

     纵然全身多处致命伤,可远澈明王仍旧是颤抖的从地上爬起来。

     尊夺命眼角涌动着无比森寒的凛光,“令人厌恶的顽强,可是又能如何?活人都保不住,更别说一具尸体……”

     活人都保不住。

     更别说是尸体。

     远澈明王紧紧的握住护生剑,鲜血在指缝间激昂飞舞。

     “我会带走她,我会带走她……”颤抖的声音,逐渐变为嘶吼,面对着视自己为蝼蚁的尊夺命,远澈明王发出狂怒的魔啸。

     “这一次,我一定要守住她啊!”

     话音落下的霎那,远澈明王手中的护生剑突然转向刺进了自己的胸膛。

     “嘶!”

     佛门之剑,直接贯穿了自己的躯体。

     “啊……”伴随着狰狞的怒吼咆哮,远澈明王拔剑而出,血喷如雨,天地猩红。

     “哐当!”

     突如其来的一幕,震天骇地。

     后方的苏逸辞,场外的楚云衣皆是双目圆睁,有些始料不及,只见远澈明王左手之中的那部古老魔书在血雨中爆发出一片无比刺眼的诡邪光芒。

     “这次,谁都拦不了我……”

     血与泪,仇与怒。

     不甘和悔恨,执念和悲痛……在此刻全数化作极具震撼性的一幕。

     “血之禁咒,以命祭书!”

     “血绛禁书,开阵!”

     “轰隆!”

     冰冷的声音,坚决不悔。

     霎那间,以远澈明王为中心,一道接一道的滔天魔气形成最为恐怖的炸裂之势。

     血绛禁书大方魔华,亿万魔纹就像是血暗的虬龙朝着八方天地迅速蔓延,连同着一座古老的血阵在远澈明王的身下蔓延成型。

     这一刻,天地之间充斥着极为狂暴的魔潮,远澈明王燃烧命元,开启血阵。只见血绛禁书直接是钻入了远澈明王的体内,并随之在其身后化作八道壮观绝伦的血色魔翼。

     血色魔翼遍布古老的咒文秘箓,更是撑开嗜血的邪能。

     魔翼舒展,跃空而起,远澈明王双瞳厉光闪烁,释放出前所未见的惊世魔威,他的满头黑发更是在此时变为血红之色。

     圣鎏宫内外,全然变色。

     所有的宫城建筑,就像遭遇血染。

     苏逸辞眼角一凝,眉头紧皱,那种熟悉的感觉,更浓了。

     “嗯……”感受到对方引发的强大天威,尊夺命眼中第一次露出了凝重之色,接着,尊夺命运转全身功力,五道不同颜色的光柱譬如走马灯般绕身而动。

     继而五道光柱同时贯入天穹,一座繁琐复杂的五色阵轮好似天启之门迅速打开。

     “负隅顽抗,仍旧是死!”

     “五行乾坤,神兽来袭!”

     “喝!”

     一声怒吼,尊夺命双掌一合,同样是遮天蔽日的璀璨光华席卷开来,在那五色阵轮中急剧的压下一股恐怖的惊天凶威。

     “吼!”五色光华闪烁,一尊山岳般庞大的巨兽直接是从那阵轮内部冲了出来。

     这尊庞然大物,以岩石为外甲,以鎏金为爪牙,以枯木为双翼,以洪流为躯体,以赤火为双瞳……它一经出现,便是引爆天塌之势。

     “吾为帝圣,尔为蝼蚁!”

     “死!”

     尊夺命至极杀招惊现尘寰,五行之力幻化的神兽带着毁天灭地的力量扑向前方的远澈明王。

     面对这绝命一击,远澈明王血色长发迎风飞舞,绕身魔气譬如风暴。

     “不论是谁,都阻止不了我!”

     “万魔尽人屠!”

     “呜!”

     魔啸震千里,乾坤暗风云。

     苍穹之下赫然惊现成千上万道散发着邪冷杀气的带凶魔影。

     “斩!”

     一声斩,远澈明王护生剑一挥,顿见上万道带凶魔影一道追着一道迎向那尊五行巨兽。

     “砰!”

     “嗵!”

     “……”

     令人眼花缭乱的带凶魔影就像是来自地狱深渊的猎杀者,一路的横冲直撞,接连不断的冲击在五行巨兽的身上。

     天地之间,唯见乱流爆冲。

     一圈接一圈的雄浑气波爆碎虚空,就像炸开了一串串巨大的鞭炮。

     尽管五行巨兽狂暴非常,可是燃烧生命,以血为祭的远澈明王爆发了最为至极的越限之招。

     一连串的猛烈对轰下,九霄天穹就像爆裂了无数颗的星辰陨石。

     场下苏逸辞,楚云衣等人的瞳孔一缩再缩,脸色一变再变,若非亲眼所见,任谁都不敢相信,远澈明王竟能爆发出如此惊世骇俗的战力。

     “世人难渡,众生该诛!佛魔颠倒,这是我的罪恶,该由我来了结……”

     “斩!”

     没有任何的迟疑,远澈明王再度魔怒,血之禁咒吞噬其身,他的双目血泪淌出。最强的力量全部汇集在护生剑中,远澈明王拖剑而出,直接于万千魔影中正面冲击在那座五行巨兽的身上。

     “嗵!”

     “砰!”

     炸裂!

     爆裂!

     碎裂!

     圣鎏宫内有史以来最为震撼性的一幕在上空呈现,最为强大的力量产生猛烈的激撞。

     风云裂变下,五行巨兽硬生生的被远澈明王一剑劈斩开来,五种不同颜色的烈焰气潮如云爆散。

     什么?

     尊夺命脸色骤然大变。

     这怎么可能?

     自己可是帝圣,自己的全力一击竟然抵挡不住入魔者的进攻。

     “砰……”浩荡的气波交织冲天,未等尊夺命做出任何的应对之策,一道邪冷的血发魔影持剑冲杀到了眼前。

     完全被鲜血浸染的护生剑结结实实的袭杀而来,尊夺命身外的五行护体气盾直接被强行破开,下一霎那,入魔者欺身至尊夺命的眼前,护生剑无情的刺入了对方的胸膛之中。

     “嘶!”

     血雨纷落,乾坤骤暗。

     眼前的这一幕,分外至极,极为震骇。

     佛剑贯体,尊夺命双目圆睁,其想要挣脱开来,但入魔者就像是疯狂的怒兽,一路将尊夺命朝着后方顶去。

     “砰!”的一声巨响,两道身影冲撞在了影鎏大殿之上的那座石椅上。

     “同我一起下地狱吧!”

     远澈明王两眼猩红,魔威爆发,染血佛剑再入三寸。

     尊夺命脸色剧变,他惊恐到了极点,本能的挣扎逃离,可远澈明王根本没有给其这个机会。

     “砰!”

     下一霎那,纵横交叉的血色剑波直接是从尊夺命的体内撕裂开来,“不……”连同着凄厉到极点的惨叫声,沉重的巨力爆冲天地,血雨纷落,整座影鎏大殿布满了无数道死神魔爪般的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