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神纪元 > 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你的身上,莫要染血
最快更新武神纪元 !

    佛剑染血,魔剑开杀。激烈血战,全面爆发。

     圣鎏宫,入眼之处,遍地尸体。

     血色战场,尽是残肢。

     魔与魔的并肩开杀,强行在圣鎏宫内开出一条条华丽的踏血之路。

     帝圣出手,撼天动地。

     一掌之力就带着无与伦比的覆灭之威,可即便如此,远澈明王仍旧是没有一丝一毫的退怯之意,他的眼神,绯红且决然,他的面容,邪冷且冷厉。

     面对着害死田陌野的罪魁祸首,内心的仇与痛,锥心的回与忆,全数爆发为一招接一招的夺命进攻。

     “杀!”

     “唯有你的鲜血才能洗净那该死的丑恶……”

     风云混乱之下,遮天魔潮宛如赤色天翼。远澈明王掌中护生剑流窜着无与伦比的血色魔华,其一剑追着一剑,一招紧跟一招,只见天空中爆发出一道道的残影魔踪,猛烈的剑气横冲直撞,于各个不同的角度攻击在影鎏大殿上的那道帝王身影上。

     “砰!”

     “轰!”

     剑气激荡,曜光迸溅。

     远澈明王攻的迅猛,杀的疯狂,影鎏殿的上空唯见乱天的魔影。可是,不论远澈明王的攻势如何的强势,在尊夺命的面前,始终有着一道凝实的光幕屏障挡在其身前。

     这座光幕护盾每一次的受到远澈明王的进攻都会变换不同的颜色。

     以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衍生转化的护盾各自焕发着璀璨光华,剑气和冲击在气盾上,似或火潮激荡,似或水纹冲波……接连十几次的强攻,尊夺命依旧不容撼动。

     “只有这样吗?”尊夺命立于影鎏大殿之巅,其一双极具威严的冷目满是轻蔑的看着那道疯狂的魔影。

     “连吾的五行气元防御都破解不了,你拿什么带那个女魔走?就凭你的这种本事,也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的灵魂永远被吾钉在圣鎏宫的脚下……”

     讥讽之言,刺耳,更刺心!

     远澈明王的眼中涌动着愤怒的火焰,“住口!”

     一声住口,魔氛爆天。

     远澈明王催动血绛禁书,浩荡如潮的凶邪戾气直接是令天地一片绯红,偌大的圣鎏宫仿若沦为了一座邪暗的魔殿。

     “锵!”

     血翼朝着两侧撑开的瞬间,两道魔影分身赫然惊现于远澈明王的左右两侧。

     两道分身与之本体一般无二,绯红的眼神,凌厉的长剑,同样还有那滔天的凶邪魔气。

     “魔皇离神斩!”

     愤怒之招,不为制敌,只为拼命!

     强盛的杀伐之气全面爆发,两道分身交叉移位,爆发极为骇人的双重压迫。

     “哼,雕虫小技!”尊夺命冷笑一声,接着,其心神一动,就在两道分身杀至眼前的霎那,尊夺命的左侧身后赫然冲出一只庞大的火焰巨手,而在他的右侧身后爆发出一只霸怒的岩石大手。

     两只巨手各自携带着可怕的力量轰击在那分身之上。

     “砰!”

     “嗵!”

     乱流爆发,气劲叠起。只见远澈明王的两道分身硬生生的被那两只巨手捏的爆碎。

     下一瞬间,远澈明王的本体挥剑而出,其爆发着比分身迅猛数倍的冲势和力量。

     “斩!”

     护生剑在前,萦绕在剑身外的幻翼格外刺眼。

     远澈明王眼神凌厉,护生剑直取对方的命门。

     “死来!”

     可也就在下一瞬间,尊夺命的身下豁然冲出来一道道硕大的藤蔓。

     藤蔓犹如扭曲的木龙,转瞬间化作一记巨大的木拳轰向前方的远澈明王。

     “砰!”

     木拳和剑气交摧,虚空中剧烈一震,一圈浩荡的光幕随之爆开,远澈明王如遭万钧巨力入体,却是伤上加伤,口中鲜血飞舞。

     “在吾的眼前,你的顽强毫无意义!”

     尊夺命五指隔空探出,一阵激昂的利刃吟唱声叠起。

     “碎空虚刃!”

     “锵!”的一声,利刃飞空,一道锋利绝伦的金色神刀于尊夺命的掌中迅速成型。

     只见尊夺命指尖一弹,看似轻巧的动作,却是爆发出了至极无比的杀伐之气。

     金色神刀光彩熠熠,通体上下,流光闪烁。

     绝世飞刀于虚空中拖出一道流星极光,瞬间冲杀到了远澈明王的面前。

     后者避无可避,唯有横剑在前,强行硬扛。

     “铛!”金色神刀结结实实的冲击在远澈明王的身前,连同着双臂剧烈一麻,护生剑的剑背直接都撞在了远澈明王的胸口上。

     连同着胸骨碎裂的声音,远澈明王浑身血如泉涌。

     帝圣之力,无可匹敌!

     尤其远澈明王本来就是重伤之躯,纵然他魔气滔天,亦难以争锋。

     而,在圣鎏宫的城中心区域,五大脉门中仅存的金门之主宇文雄下令全面围杀苏逸辞。

     “杀了他,给我杀了他,把他挫骨扬灰啊……”

     亲眼目睹四位门主惨死于两个魔的剑下,宇文雄也是失去了平日的沉稳冷静。

     眼前这个来自神道院的后辈,令他由衷的感到不安。

     且之前同神道院,佛域队伍去往神庙的圣鎏宫小队还未归来,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宇文雄也不得而知。

     “杀!”

     圣鎏宫的众高手源源不断的对着苏逸辞进行围杀,然而,魔锋无情,禁剑染血,苏逸辞就像是一尊杀神,一剑一杀,五步见血。

     虽然在战斗过程中,苏逸辞的身上也被敌人划开了一道接一道的血痕,白色的娑影风华逐步染血,可苏逸辞却是方寸不乱,一路在人群中杀出一条血色大道。

     “无需出手,你的身上,莫要沾血……”苏逸辞轻声说道。

     话音落下的同时,魔剑染神血脱手飞出,“咻咻咻……”魔剑于空气中形成盘旋飞舞的姿态,就像是夺命的螺旋飞镖,一路斩掉了十几个人的头颅后又落回了手中。

     战局之外,正准备前去帮忙的楚云衣却是不由的怔了一下。

     苏逸辞的那句话显然是对她说的。

     “你做的那些已经够了,后面的交给我……足矣!”

     魔神入局,剑锋无情。苏逸辞不断开杀,造就出一幕幕壮观的血色画面。

     之前圣鎏宫的高手就差不多被远澈明王屠了七七八八,现在又被苏逸辞这么一杀,宫内的高手眼看都要全部灭绝了。

     宇文雄可谓是愤怒到了极点,“可恶的孽种,纳命来!”

     说罢,宇文雄随之杀入战局,雄浑的掌势在掌中交织环绕,金色的掌元中,闪烁着刀光残影。

     “掌纳万剑!”

     “受死!”

     杀招逼命,更是认准时机。

     苏逸辞目光一凛,感受到侧方袭杀而来的夺命掌劲,苏逸辞魔剑回身斩出,血色的弧芒好似横切而过的赤光闪电,“轰……”的一声巨响,染神血的剑锋和宇文雄的掌劲交摧在了一起。

     两股巨力爆发的余劲横天冲地,两者身下掀起亿万碎石。

     而,在余波爆冲的霎那,宇文雄那雄浑的掌元中竟是飞洒出一道道密集的虚幻刀芒剑影。

     他的掌势很奇特,既有掌力的雄浑,也有刀剑的凌厉。

     不仅伤及身外,更是触及体内。

     九转道圣境巅峰的掌力格外的凶猛剧烈,混乱的气流冲刷下,苏逸辞的嘴角溢出一串鲜血,身上其他也被那飞开的刀芒剑影划出一道道伤口。

     宇文雄面泛冰冷的诡笑,“之前在神道院,就是你将我儿宇文权打伤的吧!今天我要将你抽筋扒皮不可……”

     “嗯……”苏逸辞眼神闪动的一缕幽光,“不问下那五个人是什么情况吗?”

     “你说什么?”宇文雄心头一惊,“你把宇文曜怎么了……”

     “你们让那五个人故意找我的麻烦,不就是为了让神道院的三位上师死在入魔者的手中吗?玩这种伎俩的人,我留之何用……”

     “砰!”

     话落的霎那,一股华丽的剑气于苏逸辞的身下扩散出来,连同一并惊现的还有那冷肃邪冷的七芒星剑阵。

     “剑象纵横,开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