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凌天神尊 > 第一千七百四十章千帝之门(下)
最快更新凌天神尊 !

    “啊?他们怎么敢……”

     潘先道听到刁泽涛的话,第一反应是震惊,认为李穆与陆一羿不应该有如此胆大包天的胆量,去得罪幽帝。

     但是。

     他马上反应过来,李穆与陆一羿两人,皆是帝境存在的义子。

     他们这一次,是被幽帝逼迫上山的。

     “好,这样很好!万岁山背面,没有传闻中的那么可怕,幽帝这老贼完全失算了!”

     潘先道明白过来后,在心中欢快的想。

     嗖!

     在潘先道如此想之时。

     他的眼前一花,他身边的刁泽涛也极速前行了,这让他不由呆了呆。

     而后,他猛然热血沸腾!

     万岁山背面,没那么可怕,假如他可以先寻找到‘千帝之门’,搞不好也能直接入仙域的!

     踏踏踏!

     为此,潘先道也极速前行,冲向万岁山的背面。

     进入仙域的千帝之门,谁人不想去找到与进入?

     咻!

     咻!

     潘先道如此前行之时,妖帝东皇天,幽灵石石妖皆立马现身,直冲通道地。

     接着。

     孙倚天,孙颜刑,帝天霜也极速飞纵向通道!

     姜战也心动之极,想要从藏身地冲出,去往万岁山背面。

     但是。

     他看到,幽帝纹丝不动,没有丝毫立即靠近万岁山背面的意思,他要冲出的脚步停滞了。

     他决定,先等一等幽帝,看这个隐藏很深的人,会什么时候进入万岁山的背面?

     “李穆,我们真得有机会!这万岁山背面的区域,也无法动用帝力的!”

     冲入万岁山背面之地后,陆一羿第一时间凝聚帝意种子,要形成帝纹,而未能成功的,对李穆说。

     “找一找,这里是否真有,所谓的‘千帝之门’?”

     李穆点头,迅疾而动,在万岁山背面的山路上狂奔。

     鸣!

     在狂奔间,李穆的身上也冲出了不死凤凰的血脉战兽,它向另一个方向飞去。

     陆一羿也立即行动起来。

     最先进入这里的白心雪,郝天胥,也已经心生自己,能否直接找到‘千帝之门’,进入仙域的心思。

     他们与各自的血脉战兽,在快速寻觅起来。

     “主子,你快看!幽灵草坑地中活着的一些人,也进入到万岁山背面了,我们是不是别让少主子洞房,赶紧过去?”

     叶辰成婚的新房外,雪白九尾狐目睹申天命的阴阳石镜,所映照出的孙倚天,孙颜刑,她急声传言道。

     “不急,他们真正找到‘千帝之门’之后,再说。”

     申天命摇头说完。

     他看向一个方位,说道:“有客人来了,将隔音阵开启,我们帮我儿叶辰,迎接一下。”

     雪白九尾狐一听,立即将一道阵旗取出,催发在了她做成的石屋上。

     原本,远离申天命与小白的小蛟龙,听到申天命的话,它立即靠近过来。

     不多时。

     秦家的现任家主,秦星风带着秦逆天等三十余人,出现在新房的不远处。

     “咦?这里怎么有一座张灯结彩的新房?”

     秦家,走在最前方的人,不由震惊的说。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有人居然跑到,乾坤圣域的第一邪山上,建了一座房屋,而且是用来成亲的!

     前方之人的话。

     将后方一些的秦星风,秦逆天吸引,他们快步到了前方。

     “家主,您快看,这里居然有人建了一座成亲用的房屋!”

     秦家人在向秦星风禀报。

     “别过去,此人是叶辰之父叶天策,我们快走!”

     秦逆天看到,坐在新房外面,此时‘叶天策’形象的申天命,他如见魔王般,传言给秦家所有人。

     随即。

     秦逆天第一个转身,极速而走。

     秦星风等人脸色惊变,全部转身就走。

     叶天策的霸道,早已名动乾坤圣域。

     “诸位留步。今日是我儿叶辰的成亲之日,你们留下来吃一杯喜酒,再走如何?”

     申天命笑着说道。

     秦逆天闻言,心中惊骇,离开的脚步更快了。

     数年前。

     他以追捕逃走的申猴血脉之人的理由,与郝玄武等人出乾坤圣域,去乾元大陆上,想要杀死遭遇心魔劫的叶辰。

     却见证了,冲破心魔劫,领悟了帝意种子的无敌叶辰!

     这件事情,如梦魇般,一直压在他心头,让他害怕再次见到叶辰!

     秦星风等人,更不敢留。

     他们与叶辰,那是妥妥的敌对关系,现在遇上了叶辰之父的帝境存在叶天策,本就倒霉之极了。

     现在‘叶天策’说叶辰也在这里,他们背上的冷汗,都溢出大片了。

     “我主子,让你们留下了喝酒,你们一声不吭的离开,是不是太没有礼貌了?”

     雪白九尾狐,以狐狸躯体拦在前方,身上金色圣力涌动的说。

     “家主,怎么办?”

     秦家人急声询问秦星风。

     “不用害怕,万岁山是压制帝力的地方。我们全力攻击这只狐妖杀出去,找幽帝前辈,来对付叶天策与叶辰!”

     秦星风以传言术对秦家众人说。

     咻!

     咻!

     咻!

     旋即,他,秦逆天等几个,秦家的圣境修武者,全力杀向了雪白九尾狐。

     咚。

     咚。

     咚。

     同一时刻,石头坠地的声音,‘咚咚咚’的响起!

     一千颗,土星环般的后天级永恒石,从申天命手中的乾坤戒中坠出,飞散在秦家人与雪白九尾狐四周。

     后天级永恒石,让它降临的区域,瞬间只允许后天级修武者的力量存在,超过后天级修为的修武者,又没有掌控后天级永恒石的,一下子被定住般,无法动弹!

     秦星风等一干秦家的人,一下子无法动弹。

     秦逆天这一个去过乾元大陆的人,他获得过神族皇族赠予的后天级永恒石,因此他还可以动弹,向前冲击。

     “你走不了的!”

     雪白九尾狐拦击秦逆天,冷呵后。

     她朝申天命不满的说:“主子,我可以对付他们的,您为什么要用永恒石出手?”

     “千帝之门,在万岁山背面,出现了!”

     申天命望向雪白九尾狐,目中难掩激动神色的说。

     “啊?真得吗?”

     雪白九尾狐发出惊呼声,她攻击秦逆天的战技速度,也越来越快!

     千帝之门出现在万岁山背面,那就说明轮回大帝,真得是从万岁山背面,进入到了仙域,而她也将接触到,这一份逆天的仙缘!

     申天命没有回应雪白九尾狐的话。

     他注视着,手上的阴阳石镜中,那浮现出的一个又一个人头,排列而成门状形态的山壁!

     假如。

     没有经历过,万道仙缘石是陷阱的事情,他会立即赶去,万岁山的背面。

     现在,他决定压下心中的欲望,先等一等!

     因为,万岁山的诡异之处。

     申天命也无法用影子人过去,在这里形成的影子人,于身边战斗还可以,一旦远离本体,很快就会消失。

     “……”

     “祖师爷!您的人头怎么会在这里?”

     万岁山的背面,陆一羿在千个人头,摆列成门状的山壁前,发出难以接受的怒语!

     他看到了,杀帝陆天武的人头。

     这是他义父陆玄典的师父。

     在怒语间,陆一羿一飞而起,向千帝之门的山壁上,杀帝陆天武的头颅冲去。

     此时。

     不仅是李穆,郝天胥,白心雪几人在这里。

     上等区域的神族帝境存在孙倚天,以及孙颜刑也很幸运的,在此地。

     孙颜刑激动之极,在发现千帝之门之时,就不顾一切的冲过去。

     是孙倚天,按住孙颜刑的肩膀,才让其无法前行的,告诉孙颜刑,让陆一羿等人,先尝试!

     “一定要可以进入啊!!!”

     孙颜刑睁大眼睛,在心中祈祷般的嘶吼。

     只要千帝之门,是可以进入的,他可就要直接进入仙域了!

     孙颜刑旁边,头发银白的孙倚天,一样神情期待,他也指望着陆一羿成功,进入千帝之门中!

     “难道这就是千帝之门吗?莫非,这是千个帝境人头组成的阵法之门?”

     万岁山背面的通道外围。

     幽帝通过白心雪,郝天胥手上的阴阳石镜,也看到了‘千帝之门’。

     这千帝之门上的,一颗颗头颅让他心中升起着寒意。

     因为,他认出了,千帝之门上的人头中,有三十几个人头,皆是帝境存在的。

     当透过阴阳石镜的镜面,看到陆一羿飞跃的冲向‘千帝之门’,杀帝陆天武的人头,幽帝觉得陆一羿将必死!

     这绝对不是,可以轻易触碰的‘门’!

     在众人的注视下!

     陆一羿到了千帝之门的正中间,他没有本体靠近过去,而是身上纯白神髓涌动,形成神髓灵婴的过去!

     可是。

     下一息。

     陆一羿向千帝之门的靠近的神髓灵婴,就瞬间崩毁,它无法接近千帝之门。

     嗖!

     陆一羿立即改变方法,以一柄散发圣纹的铁爪法器,向杀帝陆天武的人头抓去。

     嘎吱。

     嘎吱。

     粉碎的响声传出。

     铁爪法器,接近千帝之门之时,直接崩碎一片。

     这样的局面,让陆一羿,李穆等人的脸色,难看之极起来。

     “爹,这千帝之门,根本无法靠近啊!”

     孙颜刑见到这场面,想到自己刚才,差点直接冲到千帝之门下的行为,一脸后怕神色的,传言给孙倚天。

     “轮回大帝可以进入,就说明它是可以进入的。我们需要好好观察,找到进入之法!”

     孙倚天笃定道。

     “爹,您说的对,轮回大帝可以进入千帝之门,我们肯定也能进入!”

     孙颜刑点头,又恢复自信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