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全民女神之重生腹黑千金 !
    农历八月初八。
     宜:嫁娶、祭祀、祈福、求嗣、出行......
     穆青璃和傅兰深的婚礼也顶在这天。
     齐徊已经怀孕五个月了,小腹凸起的非常明显。
     Adrian显得非常小心,上下楼梯都要跟在齐徊身后。
     大婚的头天晚上,齐徊来到穆青璃的卧室。
     和其她代嫁的新娘子不一样,穆青璃显得格外淡定,明天就要举行婚礼了,她坐在电脑面前处理公事,键盘被她敲的噼里啪。
     “璃璃。”齐徊走到她身后,轻轻开口。
     “妈。”穆青璃回眸,扶着齐徊坐下。
     齐徊笑着道:“不就怀个孕吗?你看你们担心的,就像我七老八十不能自理了一样。”
     穆青璃拿出靠垫放在齐徊的背后,“妈,您年轻的时候是时候受过伤,底子比其她人差些,这种时候千万不能大意。”
     齐徊笑的越发温柔。
     换做在寻常家庭,46岁的母亲还怀了二胎,家里的子女肯定不会太高兴,甚至是反对。
     但穆青璃不一样,她不但没有任何不开心,反而比她这个做母亲的还要开心。
     能有穆青璃这个女儿,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妈,您喜欢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啊?”穆青璃问道。
     齐徊笑着将穆青璃搂紧怀里,眉眼温柔的道:“妈喜欢女孩儿,就跟你一样,当妈妈的小棉袄。”
     喜欢小女孩儿啊。
     穆青璃看了眼齐徊的肚子,笑得更欢了。
     也不知道到时候齐徊看到了刚出世的孩子,是怎样的表情。
     现在她也不说,打算给齐徊一个“惊喜。”
     齐徊拉着穆青璃的手,“我的璃璃明天就要嫁人了......”
     怎么这么快就嫁人了呢。
     可能是孕妇都比较敏感,说着说着,齐徊的眼睛就湿润了。
     穆青璃赶紧安慰道:“妈,别哭,我是嫁人了,又不是不回来了。”
     齐徊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妈这是开心的,开心的......”
     女儿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齐徊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开心。
     只是开心之余还有点说不出伤感。
     “对了璃璃,这个给你。”齐徊拿出一个文档袋递给穆青璃。
     “这是什么?”穆青璃疑惑的道。
     “打开看看。”
     穆青璃打开文档袋,看到文件上的文字时,抬眸惊讶的看向齐徊,“妈?”
     齐徊拍了拍穆青璃的手,“收下吧璃璃。”
     穆青璃接着道:“可theking是您一生的心血,我不能要!”
     这份文件就是公司转让协议书。
     齐徊将theking的全部股份都转到了穆青璃名下。
     “收着吧,这是妈的一点心意。”齐徊拍了拍穆青璃的手,“生完这个孩子之后,我就不想奔波一线了,让你Adrian爸养着我。”
     齐徊奔波了一辈子,现在也到了她放下担子的时候。
     “妈,我真的不能要,”穆青璃接着道:“您可以把theking留给小弟弟或者小妹妹。”
     齐徊笑着道:“你妹妹那边还有你Adrian爸呢,你不用担心。”
     穆青璃无奈的道:“可是......”
     “别可是了,”齐徊直接打断穆青璃的话,“妈给你了就是你的,theking现在已经到了上升稳定期,也不用你花费太多心血,你只要定时过去镇镇场子就行,璃璃,你要是不收下的话,妈这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在刚开始创立下theking的时候,齐徊就决定以后将theking全部交给女儿。
     同时,没见过面的女儿,也是她在陷入无数次低谷时唯一的精神支柱。
     thekin的英文翻译是王者。
     当时的她希望自己的女儿将来是个像王者般的人物,无论经历多少挫折都不会倒下。
     现在看来,女儿并没有辜负自己的期望。
     因为齐徊的坚持,穆青璃只好暂时答应先收下theking,等什么时候找个机会,在把它偷偷转让给没出世的小弟弟......
     小弟弟没想到,他还没出生呢,就被自己的大姐姐给‘算计’上了。
     齐徊又跟穆青璃聊了很多体己话,一直到了十二点多的时候,她才被穆青璃催促着回去睡觉。
     傅家那边也在准备着婚事。
     傅家的六个姐姐都到齐了。
     傅老夫人和傅太太笑得合不拢嘴合不拢嘴。
     整个傅家上下喜气洋洋的一片。
     “现在就剩下小月和小玉了。”
     “你们俩什么时候给我找个对象啊?”
     “都快四十岁的人了!”
     于是,傅兰月和傅兰玉这两个单身狗,又成了重点批判对象。
     傅兰月笑着道:“奶奶,妈,这大喜的日子,你们俩就不能说点开心的事,老是盯着我和小玉干嘛?”
     傅太太没好气的道:“我怕你们俩这辈子都嫁不出去了!”
     的
     早上五点多,穆青璃就醒了。
     此时,童师师和颜姝已经带着化妆团队到了楼底下了。
     “大美璃!”
     别看童师师已经生过孩子了,要是兴奋起来,还是个孩子样,哪里像个母亲??
     颜姝跟在后面。
     五年的时间过去,颜姝也早已不是以前的那个颜姝。
     她现在是著名奢侈品品牌珠宝的御用设计师,身价上亿,经常在电视上出现。
     “两位阿姨,你们来了。”安安从楼上走下来。
     颜姝笑着道:“你妈呢?”
     安安道:“可能还没醒吧,我们过去看看。”
     安安早在一年前就开始改口了,虽然她只比穆青璃小几岁,但叫起妈来可一点也不含糊。
     几人刚走到门口,里面的门就开了。
     穆青璃惊讶的道:“师师,老颜,你们怎么这么早啊?”
     童师师笑着道:“大美璃,你大概是我见到过的最淡定的一个新娘子了,别的新娘子在结婚的头天晚上激动到根本就睡不着觉,可我看,你昨天晚上睡的还挺香。”
     穆青璃接着道:“胡说,我昨天晚上也睡不着觉来着。”
     吃完早饭之后,便开始化妆。
     几个化妆师围绕着穆青璃惊叹连连。
     因为穆青璃的底子实在是太好了,只要随便上点妆,就可以很好看。
     婚礼是中式的,所以穆青璃今天穿的是一套正统的凤冠霞帔。
     当她换好嫁衣从试衣间出来的时候,周围皆是倒吸凉气的声音。
     “卧槽!大美璃,你这也太好看了吧!早知道我当年结婚的时候,也选择中式婚礼了!”
     “好漂亮啊!”
     “老颜答应我,等你结婚的时候,一定要选择中式婚礼。”
     颜姝笑着道:“好啊。”
     颜姝的男朋友是个外国人,交往了两年,目前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安安走过去开了门,“外婆,快进来看看我妈好不好看。”
     齐徊走进来,笑着道:“璃璃今天是全世界最好看的新娘。”语落,齐徊接着道:“对了璃璃,门外有一对姓唐夫妻找你,还带着个小孩儿,你要见吗?”
     姓唐?
     穆青璃有些疑惑,但还是点点头,“妈,您让他们上来吧。”
     “好。”齐徊点点头。
     不一会儿,齐徊就带着人上来了。
     “穆小姐。”中年女人看到穆青璃时,顿时眼睛就红了。
     她身边的中年男人手上还抱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唐唐,快叫姐姐。”
     “姐姐。”小男孩跑到穆青璃身边,也不认生,抱着穆青璃的腿道:“姐姐你好漂亮啊。”
     穆青璃愣了下,“不好意思,请问你们是?”
     中年女人道:“穆小姐,我是唐玲的妈妈,冯有晴。你不记得我了吗?”
     中年男人道:“我是唐玲的爸爸,我是唐建国。”
     冯有晴,唐建国,唐玲。
     这下穆青璃想起来了。
     唐玲便是当年惨死在赵堂奇那个地下室的女孩儿。
     唐氏夫妇一直都非常感激穆青璃。
     如果不是穆青璃的话,他们根本就没有今天。
     “这是你们的孩子吗?”穆青璃弯腰抱起地上那个小男孩儿。
     冯有晴点点头,“嗯,他叫唐唐。”
     “姐姐,我好喜欢你。”唐唐抱紧了穆青璃的颈脖。
     穆青璃笑着道:“叫阿姨。”
     唐唐道:“你明明就是漂亮姐姐。”
     冯有晴梗着嗓子道:“唐唐平时在家都不让陌生人抱的。”
     而且唐唐这孩子像极了唐玲小时候,乖巧懂事听话......
     而唐氏夫妇也不再像以前那个沉迷事业,现在他们将更多的时间都用来参与孩子成长。
     陪孩子一起长大。
     就在这时,颜姝从楼上跑上来,气喘吁吁的道:“来了来了,七爷来了!”
     童师师道:“堵住门口,可不能让他轻易把大美璃接走,鞋子藏好吗?对了安安,你快去把你外公叫过来。”
     安安立即往门外跑去,“好的,我马上去。”
     Adrian进来之后,童师师和颜姝拿出一套与穆青璃身上差不多的嫁衣,看着Adrian道:“叔叔,今天就委屈你一下了。”
     Adrian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被迫穿上了大红色的嫁衣,盖上了盖头,手捧着鲜花,坐在了床头。
     童师师和颜姝将穆青璃往柜子里塞去,“大美璃,你藏好,别出声。”
     穆青璃点点头。
     这时,门外已经传来了敲门声。
     “璃璃开门。”
     童师师和颜姝相视一眼,很有默契的往门外走去。
     颜姝笑着道:“门外是谁啊?”
     “是我。”门外传来傅兰深的声音。
     “我?”童师师故意刁难,“我是谁?难道你没有名字吗?”
     傅兰深很好脾气的道:“我是傅兰深。”
     颜姝道:“哦,傅兰深啊,那你今天过来干什么呢?”
     “我来接璃璃回家。”
     童师师接话道:“接大美璃回家?那你诚意都备足了吗?”
     诚意?
     诚意是什么鬼?
     门外的傅兰深一脸懵圈。
     身为过来的齐峰立即递过来一大把红包,“这个这个。”
     傅兰深接过红包,顿时便很有底气的道:“准备足了。”
     这是,门被开成了一条缝,童师师道:“把诚意都塞进来,塞完就让你们进来。”
     傅兰深一个一个的将红包都塞了进去。
     当他塞完最后一个红包时,门却‘扑通’一声关上了,留下一脸懵圈的傅兰深。
     说好的塞完就让他进去的呢?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童师师的声音再次从里面传来,“外面那个姓傅的,请你把结婚证上的宣誓词背一遍。”
     这个简单,所以傅兰深张口就来,“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
     童师师继续刁难,反正就是不让傅兰深进去。
     傅兰深转眸看向齐峰,咬牙切齿的道:“大侄子,你能不能好好管管你老婆!”
     齐峰吓得瑟瑟发抖,两边都是大佬,他惹不起啊......
     但为了男人的尊严,他还是硬着皮头上场,“里面的小娘儿赶快把门给我开了!要不然,要不然.......”
     童师师的声音忽地冷了下来,“齐峰,我发现你的胆子现在是越来越大了。”
     齐峰吓得怂成一团,“老婆我错,老婆我再也不敢了!”
     傅兰深轻哼一声,鄙夷道:“出息!给我们男人丢脸!”
     齐峰小声道:“说得你好像很厉害似的。”
     傅兰深挺起胸膛,“那是,以后我天天让璃璃在家跪搓衣板!”
     呵呵。
     齐峰:有本事你大点声儿,让屋子里的人也听见啊。
     经历万般磨难,就在傅兰深快要哭了的时候,里面终于开门了。
     傅兰深看着盖着盖头坐在床前的人,突然觉得什么都值了。
     傅兰深被幸福冲破了头脑,倒是齐峰看出了异常。
     他怎么感觉,五姨妈的块头变大了不少呢?
     难道是他看花眼了?
     “璃璃,”傅兰深走到穆青璃身边,深情款款的道:“我来了。”
     颜姝笑着道:“七爷,今天这大喜的日子,怎么着你也得给我们璃璃表个白吧?”
     边上立即有人起哄,“表白!表白!表白!”
     傅兰深看着穆青璃道:“璃璃,我爱你!现在、以后、未来,我都会永远爱你!嫁给我吧,璃璃!”
     众人拍着手道:“掀开盖头亲一个!掀开盖头亲一个!掀开盖头亲一个!掀开盖头亲一个!”
     屋内伴郎团也跟着起哄。
     傅兰深微微倾身,双手掀起大红色的盖头,正准备亲下去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眼。
     就在傅兰深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Adrian张开双臂,笑着道:“surprise!”
     确实很surprise!
     一个差点把傅兰深吓晕过去的surprise!
     屋内的众人哄笑成一团。
     也是这时,穆青璃才从柜子里走出来。
     “傅兰深,你真是太笨了!”
     傅兰深一把拦腰抱起穆青璃就要往外走。
     童师师和颜姝再次拦住傅兰深,“七爷,这新娘子没有穿婚鞋怎么行呢,你还要找鞋子哦。”
     于是,整个伴郎团都在屋里找鞋子。
     伴娘团则是坐在边上嗑瓜子,看热闹。
     最终,还是齐峰在卫生纸的卷筒里找到了婚鞋。
     既然是中式婚礼,肯定少不了坐花轿,拜天地。
     新郎官坐着大马威风凛凛。
     还有媒婆跟在花轿后面。
     半空中跟着十架直升机在空中抛洒玫瑰花瓣。
     场景浪漫的就像在拍电视剧一样。
     还有一百多个人挑着担子,跟在后面散喜糖,红包,见者有份。
     这场盛大的婚礼引来了无数路人的围观和惊叹。
     而且傅家也没有在酒店里办婚宴,而是遵循了古法,就在傅家庄园设宴请客。
     当花轿抬到傅家庄园大门口时,无数烟花爆竹在这时响起。
     “良辰吉时已到,请新郎新娘入场——”
     “一拜天地,白头偕老。”
     “二拜高堂,福寿绵长。”
     “夫妻对拜,子孙满堂。”
     “礼成!”
     于此同时,台下响起震耳欲聋的鼓掌声。
     一道道繁杂的礼仪之后,婚礼圆满结束。
     穆青璃盖着盖头坐在洒满桂圆花生和莲子的床上,终于知道为什么电视上的新娘子,会饿得饥肠辘辘,忍不住偷吃......
     因为结婚真是太累了!
     就在穆青璃准备挑开盖头,去吃点点心的时候,门被人推开了。
     众人的哄笑声由远至近。
     穆青璃只好正襟危坐。
     “七爷这也太不行了吧,还没两杯呢,就醉了!”
     “快给他灌点醒酒汤,要不然我们怎么闹洞房啊。”
     傅兰深一边打着酒嗝,一边道:“没醉!我一点都没醉!我还能再喝十瓶!”
     有人拿了醒酒汤过来,骗傅兰深说是酒,谁知傅兰深刚喝了一口,就吐出来了,“呸,这酒怎么是甜的呀?我要喝酒、我要喝酒......”
     说着说着,傅兰深就倒在沙发上不省人事了。
     穆青璃透过盖头悄悄的看他,心想,这人的酒量也太差了吧......
     虽然傅兰深已经喝醉了,但众人依旧没想就这么的放了他,毕竟傅七爷结婚,一生就这么一次,错过这次的机会之后,以后就再也没有这样的好机会了。
     “七爷,七爷?”
     还有人找来彩笔,在傅兰深的脸上画了个大乌龟。
     就算是这样,傅兰深也半点反应也没有。
     看来傅兰深是真的喝醉了......
     齐峰笑着道:“算了算了,我五姨夫都喝醉了,大家就别闹他了,外面大家都在打牌呢,我们也去吧。”
     “好吧好吧,就让七爷好好休息会儿吧。”
     齐峰带着众人走出去了,齐峰还很上道的关上了房门。
     就在这时,原本已经醉酒不醒的傅兰深突然睁开眼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来到穆青璃面前,伸手揭开穆青璃的盖头。
     在凤冠霞帔的映照下,那张倾国倾城的容颜,此时显得更加动人。
     看得傅兰深有些微恍。
     穆青璃惊讶地看着傅兰深,“你、你不是喝醉了吗?”
     傅兰深笑着道:“跟我斗,那群小崽子们还嫩了点。”
     穆青璃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人是装醉呢。
     “累了一天了,饿不饿?”傅兰深体贴的问道。
     “有点。”穆青璃点点头。
     “走,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傅兰深拉着穆青璃往桌边走去。
     桌子上摆着一堆饭菜和精致的点心。
     傅兰深伸手倒了两杯酒,递给穆青璃一杯,“我们先来喝个合卺酒。”
     穆青璃伸手接过酒杯。
     两人共同饮下这杯合卺酒。
     波光潋滟的酒水,倒映着两人的笑脸,一切尽在不言中。
     屋外是众人的哄笑声,烟花声,鞭炮声。
     今天实在是太饿了,穆青璃放下酒杯之后,就迫不及待的吃起东西。
     她吃的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像个可爱的小河豚。
     傅兰深一边轻拍着她的背,一边道:“吃慢点,不着急,虽然说良宵苦短,但是咱们也不着急那一会儿。”
     傅兰深这个狗男人真是越来越狗了!
     穆青璃狠狠地踢了傅兰深一脚,“狗东西!”
     傅兰深却将她紧紧拥在怀中,“璃璃,我爱你。”
     穆青璃笑着道:“狗东西,我也爱你。”
     ......
     属于他们的故事,永远不会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