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_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错惹娇妻之法医大人太剽悍 > 【1077】,大结局三十一,真相浮出水面(二)
最快更新错惹娇妻之法医大人太剽悍 !
    听到了老者的话,江月白豁然抬头,目光灼灼地看着面前的老者,唇微微动了动。
     声音依就是一如既往的清清冷冷的。
     “我不同意!”
     所以,这是考虑好了,就是这考虑的结果,不是老者所想要的罢了。
     老者的脸上不由得腾起了一股怒意。
     他恨恨地直拍着面前的桌子。
     “啪,啪,啪……”一连几下,直接桌面拍得山响。
     “江月白,你要知道,当时我们可是说好的,所以你现在这是想要反悔吗?”
     江月白挑了挑眉。
     白玉般的脸孔上毫无表情。
     “我们当时说好的日子是三年后。”
     老者的语气一滞,一张老脸也迅速地胀红了!
     “你,可是现在你不是大仇已经报了吗?”
     江月白抬眉淡淡地看了面前的老者一眼:“是啊,我大仇是报了,可是我也不介意再多活三年吧。”
     老者听到了这话,眼瞳不禁阴了又阴。
     不过却没有再说话。
     江月白再次看了老者一眼,然后再次开口道:“既然老师再没有别的事儿了,我就先走了!”
     说着,便直接转身离开了。
     老者看着江月白施施然离开的背影,一双眼睛里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了。
     心底里却是正在冷哼。
     哼,江月白,如果我将你最最在意的人整过来,那么到时候你又会不会还这么强硬呢。
     然后他弯腰拉开了下面的一个大抽屉,从里面拿出一颗水晶球。
     低低地念出了几句咒语,只见水晶球内黑气缭绕,片刻后,水晶球内便浮起了一个一袭黑色的袍服,一个长身玉立的邪魅美人儿。
     强大且危险。
     老者直盯着水晶球内的人形,面上却有些扭曲了起来。
     声音里也充斥着冰冷的沉怒:“蓝可盈,你居然敢杀了我的孙女,那么你就必须得死。”
     如果此时此刻这里还有其他人在的话,那么只怕听到了这个声音,都会觉得脑瓜皮都是麻的。
     “蓝可盈,这是属于你命运的牌,我等着你来!”
     说着,一张塔罗牌自他的指尖滑落,正好落在了水晶球的面前。
     那张塔罗牌的名字叫做死神。
     而且是正位。
     那牌面上是一个高高举起镰刀,一袭黑袍的死神,在他的脚下是几具惨白色的骷髅。
     而且这张塔罗牌上也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死气,死气弥漫间,一道死神若有若无的身影显现而出。
     ……
     程如意在专机上直接动用了卫星电话,不知道正在向谁汇报着自己在B市那边的安排。
     “B市的基地保住了,但是那些人却不能再留了,而且这一次,按着我们的计划,B市市局重案组里对我们阻碍最大的龙傲天和蓝可盈都会被除掉了,而且重案组里的白鸽和于小波也不会再留了!”
     “但是B市基地现在的负责人,章书民和米修嫣两个人已经引起了B市市局的注意了,所以这两个人也必须要抹杀了!”
     “这些事儿我已经安排好了,不过这一次事了后,我建议我们暂时先让B市那边安静一段时间。”
     “至于,蓝可盈和龙傲天两个人的死,有老师在,我们也不用担心蓝家,秦家还有龙家会不会查到我们的头上,会不会报复了,除非他们三个家族想要彻底毁灭!”
     说着,很明显是电话那边的人又在说什么,程如意听着一会儿,眉头却是一展,立刻笑了起来。
     “哦,江月白居然惹火了老师吗,哈哈哈哈,这倒是一个好消息呢。”
     说着,程如意又皱了皱眉头,然后问道。
     “只是老师为什么不让我直接将蓝可盈回来,而是抓了龙傲天回来呢?”
     ……
     第二天一大早,老包走进局长办公室,便立刻皱了皱眉,电脑主机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在这么安静的办公室里,主机那略显得轻微的“嗡嗡……”声,还是可以听得很清楚的。
     老包每天一到下班的时候,第一件事儿就是关电脑,这种事儿他从来也不会忘记的。
     于是他忙关上局长办公室的门,三步并做两步地走到了办公桌前,一脸惊愕地看着自己电脑显示器上的那封邮件。
     正是一个大大的信封模样。
     老实说,老包虽然见多识广,可是这却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居然还有这样的邮件,竟然不是直接发到自己的邮箱里,而是发到了自己的电脑上。
     这样的操作……
     老包的目光不禁飞快地闪了闪。
     虽然老包自己的电脑水平不怎么样,可是他也能猜得到,只怕这样的操作只有黑客才能做得到的吧!
     只是……黑客给自己发邮件又是要做什么?
     一时之间老包的面色也不禁有些古怪,没有过多想什么,他忙伸手拿起鼠标点击了那封邮件。
     邮件一点就开,老包的目光便落在了发件人那一栏。
     一看清楚发件人是谁,老包的目光不禁一凝。
     古榕。
     发件人居然是古榕。
     发件时间是今天凌晨零点,上面没有发件地址。
     可是古榕不是已经死了吗,现在他的尸体就躺在法医室里的雪柜中。
     所以这是一个死人给自己发了一封邮件。
     想想,应该是古榕为这封邮件设置了自动发送时间吧。
     老包一边想着,一边认真地看起了这封邮件的内容。
     “包局你好!
     在你看到这封邮件的时候,我应该已经死了。我是提前几天写的这封邮件,我是一个黑客,不过这事儿倒是没有人知道,我也是有一天无聊的时候,不小心黑进了一个特别的电脑中,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我也没怎么当回事儿,只是那台电脑的防火墙设置得很特别。
     做黑客的人,都喜欢挑战,当下我便想要去解开那个防火墙试试手,那道防火墙的确是高手设置的,我居然花了三个小时才破解。
     破解完了,我习惯性地看了看那台电脑里的资料,居然发现那台电脑里居然有些隐藏的设置了特殊密码的,我一时好奇就点开了看了看。
     没有想到,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那一份竟然就是有关于六十八具肉身佛的资料,上面还有十分详细的六十八具肉身佛的来历,有捐赠的尸体,有医院里刚死的病人,还有制作方法,以及他们的营销方式,还有他们所期望的利润。
     秘密资料很多,我吓了一跳后,脑子也终于清明了一些,然后我便将这些资料偷着拷贝了下来,有很多东西,我来不及细看,就全都偷拷了下来。
     不过这些东西实在是有些太吓人了,我也没敢存在电脑里,而是直接存在一张内存卡里随身带着。
     本来我也不知道我拿着这些东西到底要怎么办,但是我母亲,我妹妹,还有我却突然间被人绑架了。
     我可以说是亲眼看着他们活生生地剥了我母亲还有我妹妹的脸皮,不过就在他们要剥我的脸时,却被一人给阻止了,那个人的名字叫做程如意。
     他说,他需要一个人指认凶手是蓝可盈,如果我愿意做这个人证的话,他可以给我一个活命的机会,而且在事情结束后,他还可以再给我一笔钱。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害可盈,但是我知道,就算是我不答应,他也会找别人来做这个目击证人,而且,程如意这个名字,我在之前的那些资料看到过。
     所以我当时想,这些资料想来可盈一定是非常需要的,而除了我,还没有人知道我手里有这些资料,所以我不能死,如果我死了,这些资料便也没有人能拿得到了。
     所以我就同意了。
     所以我才会昧着良心指认蓝可盈是凶手。
     只是在住院期间,我发现我当时用来入侵那台电脑的电脑被人反入侵了,于是我就知道了,事情不好,我曝露了。
     于是我就办理了出院手续,离开了医院,可是我知道,以那些人的本事儿,只怕可以做得到手眼通天吧,所以我打算离开B市的,但是当天我刚刚离开B市,住进了一家小旅店,便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心里总是有些不安。
     于是我想了想,就将那张内存卡,包裹严实,然后吞了下去,同时写下了这封邮件,我设置了自动发送时间。
     如果我能逃脱的话,那么自然会取消这封邮件的发送,如果我没有取消这封邮件的自动发送,那么便只有一个原因了,那就是我已经死了。
     或许是我自己心里还有一些私念,我希望我死后,可以由可盈来埋葬我,所以包局,那份证据就在我的尸体里,如果你们想要找到证据,那么就请解剖我的尸体吧。”
     老包看完了这封邮件,面色沉沉。
     不过老包立刻站了起来,便走出了局长办公室,一路上直向着法医室而去。
     当老包进入法医室的时候,小公鸡也不过刚到,正在换衣服呢。
     听到开门声,小公鸡一扭头正好看到老包走了进来。
     没法子,老包是真的有点急,所以连敲门也没有顾得上。
     不过小公鸡也不介意这种事儿,一看到老包,这货的一双眼睛便立刻亮了起来:“包局!”
     就算是老包不来,他也正打算去找龙傲天和老包呢,他这一次可是立功了呢,找到了了不得的东西。
     老包一看到小公鸡也是立刻语气急急地问道。
     “小子,古榕的尸体呢,现在立刻解剖。”
     “呃!”小公鸡一怔。
     老包这个急啊,当下不满地瞪了一眼小公鸡,立刻急急地道:“快快快,赶紧的。”
     说着老包竟然已经急得直接往解剖室走去。
     小公鸡跟在老包的身后,声音有些弱弱的:“那个,包局……”
     老包现在可没有时间和小公鸡磨牙,当下便直接打断了小公鸡的话,继续催啊催:“快点,古榕的尸体在几号雪柜,我帮你拉出来!”
     小公鸡的嘴角一抽,可是话还是要说完的。
     “包局,那个昨天晚上我加班,把古榕的尸体解剖了啊!”
     一听到这话,老包立刻豁然转身,一双挺大的威严的眼睛,直盯着小公鸡。
     “真的,有什么发现?”
     小公鸡扯着嘴角一笑:“我发现一张包得挺牛逼的内存卡。”
     那个包装是真的挺牛逼。
     想想看吧,那小小的一张内存卡,才多大一点点。
     可是古榕居然在那张内存卡上包了足足有七八十层的塑料,并且还粘得严严实实的,当时他看到的时候也是生生地吓了一跳,居然足足有一个小鸡蛋大小!
     所以当时他才可以在尸表处按压的时候,按出来古榕的胃里有异物。
     老包一听到小公鸡的肯定答复,当下立刻急急地就问:“快快,把那张内存卡给我!”
     小公鸡点了点头,忙拿出那张内存卡交给了老包。
     老包接过内存卡,便往外走去,不过刚打开法医室的门,老包却是停下了脚步,扭头又问了小公鸡一句:“这里面的内容你看过吗?”
     小公鸡的目光飞快地闪了闪,然后一笑摇头道:“没看过!”
     老包点了点头,拿着内存卡回到了局长办公室。
     一进到自己的局长办公室里,老包便立刻取出了读卡器,插在电脑上,开始点看内存卡里的那些资料,虽然这些资料每一个都有独立密码,可是这一点古榕早就想到了,所以这些资料的独立密码也全都解开了。
     所以老包直接点开就能看。
     老包看得很慢,越看面上越黑。
     当老包终于把这些资料全都看完了,他立刻拿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直接拨给了史厅长。
     将这件事儿汇报了过去。
     ……
     医院里。
     于小波的母亲和妻子,两个人依就是平静地躺在病床上。
     而一个身穿着的护士服的年轻女人,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
     女人并没有推护士的工具车,只是她走到了病床前,却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支注射器,注射器里有着一些浅黄色的药水。
     她的目光冷冷地在两个女人的脸上扫了一眼,然后抓起于小波妻子的手臂,便将针尖缓缓地刺进了她手臂的皮肤里。
     只是针头才刚刚刺进去,药液还没有来得及往里面推呢,病房的门居然被人“呯”的一声推开了,接着就是一个人怒吼的声音:“你在做什么?!”
     米修嫣豁然抬头,正对上一身狼狈于小波,米修嫣的眼瞳一张,他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而这个时候于小波已经疯了一般地扑过来。
     米修嫣眼底一寒,手上的动作不停,竟然狠狠地一按,只是一下子便将针管内的药液全都推了进去,同时飞起一脚踹向于小波。
     她的眼力还是有的,于小波的身上还有血渍,而且他动手的时候,右手明显不灵活,所以这个男人是受伤了。
     所以米修嫣面无惧色,一边镇定地与于小波对打着,一边又从口袋里摸出了第二支药液。
     于小波简直都要疯了,他敢说这药绝对不是什么好药,更不可能是第二次的解药。
     “这是什么?”
     米修嫣冷冷地一笑。
     “你傻嘛,现在你都没有用了,那么你妈和你媳妇还用得着再留着吗,而且你以为你一次没有死成,便可以不死了吗,那你就是想多了,我所做的不过就是送你妈和你媳妇去那边先等着你罢了,哦,这一点你就不用再谢我了!”
     于小波的眼珠子都红了,听到了这话,他咆哮一声,再次扑向米修嫣。
     ……
     中午时分。
     拘留所外,一辆警车停了下来,车门推开了,走出来的居然是B市市局的局长老包。
     老包走进拘留所,直接便出示了证件,便在拘留所工作人员的代领下便脚步匆匆地去了羁押蓝可盈的房间。
     站在门外,老包看着里面的人,正安安静静地坐在床上,一张面容依就是一如既往的清清冷冷。
     听到开门声,蓝可盈倒是侧转过头,看了过来。
     当看到出现在门外的人竟然是老包时,蓝可盈不禁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
     老包看着她,叹了一口气,直接道:“蓝法医,我来接你了,咱们一边走一边说。”
     蓝可盈倒是也没有什么脾气,只是点了点头,便站了起来:“好!”
     一边往外走着,蓝可盈一边问道:“所以,包局我这是洗脱嫌疑了?”
     老包点了点头,不过在拘留所里却没有多谈。
     蓝可盈看到老包深沉的脸色,却也没有再多问。
     将自己的手机等物拿回来,蓝可盈便和老包一起走出了拘留所的大手。
     两个人上了车,老包发动车子,向着市局的方向而去,这一次老包也没有用蓝可盈问,便将事情原原本本地对蓝可盈说了一遍。
     包括古榕邮件,还有古榕用命留下来的那张内存卡里的内容。
     也包括白鸽的失踪。
     说到这里,老包拧了拧眉:“而且今天龙傲天和于小波都没有上班,我打过他们两个人手机号,龙傲天的手机是无法接通中,于小波的手机是能够打通但是却没有人接!”
     蓝可盈静静地听着,从始至终却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只是老包却看到她的眼瞳里一片沉黑之色。
     蓝可盈不是没有算过,可是正所谓是卦不算己,但凡与事情会与她有关系,那么她便算不出来。
     而且如果只是些许小事儿的话,她还能看出来一个凶吉,但是如果是大事儿的话,她却只能看到一片混沌。
     而刚才随着老包的讲述,她已经飞快地为龙傲天,白鸽,于小波三个人算了一卦,不过却是一片混沌。
     所以,这事儿与自己有关系。
     蓝可盈闭了闭眼。
     既然与自己有关系,那么相信很快就会有人找上自己了。
     ……
     蓝可盈的预感果然没有错。
     当天下午她便接到了一个国际长途电话。
     按下了接通键。
     那边响起来的却是一个颇有着几分熟悉的声音:“姐,还记得我这个弟弟吗?”
     这个声音里听起来还挺欢乐的。
     蓝可盈眯了眯眼,眼底里一片冷意森然:“程如意,你的身上应该带有法器吧。”
     如果不是程如意的身上带着法器,她怎么可能看不出来程如意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程如意怎么也没有想到,蓝可盈的声音里居然没有任何的震惊,或者是惊怒,甚至连质问都没有一句,竟然只是问了自己一句是不是戴有法器。
     他从自己的脖子上拎出了自己的吊坠,手腹在上面轻轻地抚摸了几下,然后倒是也没有否认。
     “恭喜你答对了,不过嘛,我这里也有一份大礼送给我的好姐姐你呢!”
     蓝可盈的声音依就是清清冷冷的:“所以龙傲天现在在你的手上,说吧,在哪里,我去找你!”
     程如意叹了一口气。
     “唉,我亲爱的好姐姐,果然不愧是我认的姐姐呢,你的那位未婚夫现在就在我这里,我在M国XXX庄园!”
     蓝可盈的声音幽幽的:“好,我知道了!”
     不过程如意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只听到他又补充了一句:“哦,对了,我亲爱的姐姐啊,差点忘记告诉你一件事儿哟,你这一次过来,还可以再见到一个熟人呢!”
     蓝可盈的眼睛眯了眯,却没有再说话,而是直接挂断了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