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_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医婚 > 003:说好的余生,定不负她
最快更新医婚 !
    连箐妍一路被他拽到了二楼的一间房里,灰色系的装修风格,一看就是他的房间,连箐妍一脸懵逼的看着他,有些不太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可他眼底有着明显的怒意,让连箐妍的心里忽然有种异样的感觉,动了动唇瓣,出声问:“怎么了?”
     莫白松开她的手,深呼吸一口气,认真的看着她:“你是真的想去见我表哥?”
     “嗯……怎么了?”
     “不是迫于给我妈面子。”
     “不是。”连箐妍轻轻的摇了摇头:“伯母不是说就当是去交朋友吗?如果觉得不合适当朋友也不错的,多一个朋友……。”
     “那要是合适呢?”
     连箐妍一怔,好半响才僵硬的笑出来:“合适……就处处呗!说起来我也老大不小了,我妈还经常念叨了,我……。”
     “你真的这样想的?”
     “不然呢?”
     “没事了,既然是你自愿的,那握没话说。”莫白别开脸,面色上有些阴沉,转身直接出了房间。
     连箐妍的心沉了沉,心里的某处期待好像又落空了,时隔五年了,为什么还要抱有期待,觉得他生气是因为在乎,不想让她和别的男人见面呢?
     这样的想法是不是太异想天开了?
     等重新从楼上下来时,莫母看着两人细微的表情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便走到连箐妍的身边问:“妍妍,怎么了?是不是莫白欺负你了?”
     “没有。”连箐妍连忙笑着摇了摇头,下意识的看向背对着自己的莫白。
     “那就好,莫白要是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帮你收拾他。”莫母瞪了眼莫白的背影,停顿了会,笑着道:“妍妍,墨寒后天上午到,我待会把他微信名片分享给你,你要是不好意思,我到时候让他加你也行,晚上我帮你们定餐厅,后天晚上你们见见,好好聊聊,行吗?”
     “好,那就有劳伯母了。”
     “哎呀!这有什么有劳不有劳的,我是把你和砚郗当成我的亲闺女一样,这你要是能和墨寒在一起,我们就是亲上加亲了。”
     连箐妍笑了笑,没有接话。
     “晚上留下来陪我一起吃饭吧!”
     “不了,我待会还要去一趟我工作室那边,伯母您早上估计起来得也很早,还是先上去休息吧!下次我再来陪您吃饭。”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多留了,下次我再给你打电话,过来陪我吃饭。”
     “好。”
     莫母看向莫白:“莫白,你送妍妍过去吧!这大太阳的,我们这边也不好打车。”
     莫白闻言,回头看了眼连箐妍,淡声道:“走吧!”
     “那伯母,我就先走了。”
     “好,去吧!”
     等连箐妍和莫白离开后,莫母激动的拿出手机给连母打电话,报告刚刚的情况,两个老母亲乐此不彼,一个劲的使坏算计自己儿子和闺女。
     这边的两人离开了别墅后,莫白就一路驱车开往连箐妍在T市的工作室。
     “半年多没来过,这附近倒是多了个超市。”连箐妍看着附近的熟悉路段,笑了笑,轻然出声。
     自从去了台湾后,她是很少回来的,每年最多也就回来个两三次,也是挑一些必要的时候,比如自己的发行本签售会或者自己父母生日等,过年过节她有时候都不会回来,除非是连母打电话硬要她回去她才会回去一趟。
     T市的工作室她也交给自己的助理打理了,每每的发行作品时助理都会替她处理妥妥帖帖,根本都不用她费什么心思。
     “我也很久没来这段路了。”莫白目视前方着,神色淡然,语气也是没有半点波澜。
     连箐妍闻言,侧头看了他一眼,倒也没说什么,默然的又收回了视线,静静的看着车窗外一一掠过眼前的繁华街道。
     又开了两分钟左右,车子抵达工作室的路边,连箐妍将安全带解开,朝他笑道:“谢谢了,有劳。”
     对于她如此生疏客套的言语,莫白眯了眯眼,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等她下了车之后,和她对视了眼:“我先走了,律师所那边还有事,有事给我打电话。”
     “好,那你开车小心点。”连箐妍把车门轻轻关上,笑着点头,目送他再次驱车离开。
     等车子消失在自己的视野后,连箐妍才深呼了口气,抬头仰望天空,蔚蓝色的天空上悬着朵朵白云,但夏日的阳光过于刺眼和火辣,让她不禁眯起了眼睛,抬手遮住了眼睛,好一会才折身进了工作室。
     ***
     两天后的傍晚六点左右,连箐妍按照莫母的约定来到她帮她和岑墨寒订好的那家餐厅,她也没有刻意去打扮,只是原本她想穿那套藏青色的碎花裙子来的,但连母看着觉得穿的太老气了,觉得她是故意的,硬要她去换一套,连箐妍无奈只好回去换了一套,但连母还是不满意,连着换了三套,到第四套小香风的V领灯笼袖白色雪纺衬衫加浅墨绿色的阔腿裤配一双白色的高跟鞋,看上去端庄优雅还不失稳重,连母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连箐妍其实不太想穿这套衣服的,这大热天的,裙子穿着肯定要比长裤要凉快,但想着晚上太阳也下山了,而且吃饭又在室内肯定会有空调,就这样妥协了。
     连箐妍本身长得就很有灵气,又是标准的瓜子脸,虽然三十三了,但皮肤很好,看上去最多也就二十五六的样子,完全不像是三十多的人。
     她和岑墨寒在昨天下午时,微信就加上好友了,但可能是不太熟的原因,也只是客套的聊了几句,而且从聊天的过程中可以感受出来,岑墨寒这人的性子有些沉闷,不喜表达和说话的那种,每次回她的话都是一两个字左右,问她的问题也不会太长,似乎对这场相亲也没有多大的兴趣和热衷般。
     说起来,岑墨寒其实也觉得憋屈,他这是被他小姨活生生拉出来‘利用’的,就是为了激发他表弟内心的感情的,其实他倒是无所谓的,只是不喜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而已。
     要说他单身也是有原因的。
     到了餐厅后,连箐妍就和服务员说了自己的姓氏,由服务员带着她来到餐厅里面靠落地窗的位置,却不想在那个餐位上看到了两抹身影,其中一抹身影自己还特别熟悉。
     迎面对着她坐着的莫白正巧也看到了她,便笑着抬手示意了下,看到他抬手了,坐在他对面的岑墨寒也回头看过去,在看到连箐妍时,便礼貌的起身颔首,淡声道:“连小姐,你好。”
     连箐妍一脸懵逼的踩着高跟鞋走过去,收起脸上的震惊和不可思议,莞尔一笑,伸出手岑墨寒轻握了下手:“你好,岑先生,初次见面。”
     “请坐。”岑墨寒从自己的位置上退开,相帮她拉开一旁的椅子坐下。
     却不想刚碰上椅子,莫白却忽然起身,伸手拽住了她的手腕,把她拉到自己的身边坐下:“表哥,叫服务员上菜吧!”
     岑墨寒微愣了下,随即眼底染上丝丝笑意,点头,抬手示意服务员上菜。
     连箐妍被他强行拉着坐了下来,眼里满是疑惑,一边对岑墨寒客套的笑着,又不解的看向莫白,低声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今天律师所没什么事。”
     连箐妍哑然,她好像问的不是这个。
     看着连箐妍满脸不解的样子,莫白就笑了起来:“表哥常年在国外,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就想来见见,一起吃个饭,表哥,你说是吧!”
     岑墨寒睨了他一眼,但笑不语。
     连箐妍的嘴角轻微的抽搐了下,这理由听起来挺冠冕堂皇的,让人反驳不了。
     在和岑墨寒聊天的过程中得知,他的事业都在德国那边,这次回国也是因为一个科研项目,不会在国内久待的,但聊到关于他生活上的兴趣和喜好时,一旁的莫白就总能发挥点作用,会及时打断他们两人。
     为此,这一顿饭上连箐妍都不知道甩了多少白眼给他,但莫白都当做没看见一样,该打断的时候一点也不含糊,及时让岑墨寒感到尴尬也无所谓。
     岑墨寒都觉得自己憋屈极了,不过也可以看得出来莫白这存心‘捣乱’的决心,为的就是破坏他们这次的相亲,不让他们看对眼。
     莫母生日那天,提到连箐妍以后有可能会成为他‘嫂子’时,这两个字给她的冲击力还是蛮大的,内心十分抗拒这两个字。
     经过这五年的时间,他对连箐妍的感情也逐渐沉淀清楚了,只是中间还有一层窗户纸他没有伸手去捅破,所以只能用这种笨拙的方式去表达自己的感情。
     三人吃过饭后已经是七点半了,本来莫白说要买单的,但岑墨寒说今天本来是他和连箐妍的相亲会,理应他买单,莫白听了之后,似是有些不太乐意,但还是让他买了单,顺带还和服务员说打包了一份他们餐厅最贵的海鲜套餐送到了盛译律师所,也让岑墨寒买单了。
     岑墨寒为此表示很无辜和冤枉,这自己容易吗?
     等出了餐厅后,岑墨寒看向连箐妍:“下次若是有机会去德国,可以告诉我,我带你到处转转。”
     “好,下次有机会去一定会找你。”连箐妍笑了笑,又停顿了会道:“今天晚上让你破费了。”
     “客气了,应该的。”
     “需要我送你回去吗?”
     “不用,我自己有开车来。”
     “好,那我就先走了,下次再见。”
     连箐妍点头:“好,慢走。”
     等岑墨寒离开后,连箐妍才收回视线,看向一旁的莫白:“我说你今天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拆台是不是?”
     “拆台?”莫白挑了挑眉,一脸无辜样:“怎么说?”
     连箐妍横了他一眼,走到他的身边,双手抱胸,眯着眼眸直视着他:“你说呢?莫白,你什么意思?把话给我说清楚了?人家俗话说得好,宁拆一座庙也不拆一桩婚,我这难得相次亲你还要来捣乱,你是真想让我孤独终老,下半生待在敬老院是不是?”
     莫白闻言,笑了起来:“说得跟我现在有对象似的,你要是在敬老院度过,我到时候不介意陪你一起。”
     连箐妍一愣,红唇轻动了下,神情都有些恍惚了:“明明……明明是你当初选择不要我的,为什么现在可以轻描淡写的说出这样的话?你对砚郗……。”
     “只有友情了。”莫白淡然的接过她的话:“我不否认,我曾经是喜欢砚郗,但我也知道,砚郗不属于我,她现在有了美满幸福的家庭。”
     “所以呢!所以现在是想同情我还是怜悯我,想把你对砚郗的喜欢分享一点给我?”
     “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哪样。”连箐妍生气的怒吼道:“你今天必须把话给我说清楚了,凭什么在你妈要给我介绍你表哥时,你要生气,凭什么今天我相亲的时候也要出现,还要捣乱,又凭什么说以后不介意和我在敬老院度过,莫白,我们认识了十多年,从第一眼的时候我就喜欢你,这点我从来也没有否认过,甚至我现在都可以承认,这五年来我确实是没有忘记过你,甚至梦里都是你的身影,可我已经决定放下了,决定放过我自己也放过你,你却反过来挑拨我已经平静了心,到底是为什么?”
     “因为在乎。”
     平静的四个字就像是一颗石子扔进她的心底,将她荡起涟漪的心漾起层层波澜,连箐妍整个人都怔住了,身子也变得僵硬了起来,唇瓣动了又动,仿佛自己出现了幻听般,有些不可置信。
     “你……你再说一遍。”
     “因为在乎。”
     相同的话,相同的口吻,莫白再次重复了遍,可他那双眼眸里满是认真和真诚,没有半点虚假之意,她的靠近,他没有退后一步,反而伸手抓住她的手臂,在她愣神时,继续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在乎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有不想把你让给别人的想法,总之……你还能回来吗?”
     连箐妍睁大瞳孔,一句‘你还能回来吗’让她潸然泪下,脑海里的记忆仿佛又回到了那年初见的夏天,十二年,整整一个轮回的时光,他们都还在,而她依旧守着自己的初心等待着他回来。
     这场马拉松式的暗恋对于她来说是难忘而又艰苦的,她曾经也为这段感情放弃过所有,和最好的闺蜜苏砚郗反目为仇,甚至放弃自己的事业远赴毫无根基的台湾,也自私过,也卑微过,最终,等了那么久,终于等到了她梦寐以求的答案了。
     看着她滑落的泪水,莫白的心肝狠狠一颤,缓缓抬起那只手想给她抚去泪水,却在还未抚上脸颊时,连箐妍忽然踮起脚尖,带着苦涩的泪水吻住他的唇瓣。
     莫白一愣,下瞬便闭上了双目,转而拖住了她的腰肢,一点点回应起她长达十二年的感情。
     她的十二年,他会用余生来偿还,会加倍对她好,不会再让她受半点委屈和伤害,这是他今日给自己的决心,也是同样给她的誓言。
     ***
     三个月后。
     十月中旬的天气已经透着微微的凉意了,连箐妍身着灰色西装套从签售会场离开,挥手和粉丝们道别,走出会场时,一抹熟悉的俊影出现在眼帘中,使她脸上的笑容绽放得更加明媚好看了,踩着高跟鞋一路小跑过去,差点没刹住车,还好莫白扶住了她,还用关心责备语气问道:“穿那么高的鞋子还跑,不怕摔跤。”
     “你不是出差要后天才回来吗?”连箐妍笑了笑,反问。
     自从她和莫白确认关系之后,莫连两家的父母都高兴得合不拢嘴,他们两人也跨越了长达十二年友情的障碍,一日比一日甜蜜。
     “提前回来了,就想给你个惊喜。”莫白搂着她,笑着回。
     “啧!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个调调了?”
     “以前没有过吗?”
     “以前有过?”
     这两人当着那么多粉丝和记者秀恩爱,完全没有半点避讳的意思,他们的恋情也瞬间在网上炸开了锅。
     “都忙完了?”
     “嗯,今天这场签售会结束了。”
     “签了多少?”
     “几百册,我手都快断了,一个下午都没停过。”
     “手给我看看,看断了没有。”莫白看着她那略显哭丧的脸,笑了笑,眼底也满是心疼。
     连箐妍撇撇嘴,把自己的手伸到他面前:“你看。”
     莫白垂下眼眸,睨着她那只白皙的手,挑了挑眉,缓缓松开了搂着她腰肢的手,帮她轻轻揉了揉,笑道:“手挺漂亮的。”
     连箐妍闻言,嗔了他一眼:“哎!我手疼。”
     “我想着……这么漂亮的手,应该足够配得上。”
     “什么?”
     话音刚落,莫白就从西装外套里拿出一枚特别漂亮璀璨又大的钻戒套在她的无名指上,还特意微仰着身子看了看她的手,满意的挑了挑:“挑来挑去,还是觉得这枚戒指比较顺眼,能配得上这么漂亮的手。”
     连箐妍震惊的睁大眼睛,抬手捂着嘴:“你……你这是……。”
     “手还疼吗?”莫白长臂一伸,将她搂入自己怀里,轻吻了下她的手背,询问道。
     连箐妍的眼眶里又凝聚了泪水,重重的摇了摇头:“不疼了……。”
     “傻瓜。”莫白轻喃了声,低头再次吻住了她的红唇。
     说好的余生,他哪能负她。
     她的十二年足以倾覆他的下半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