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水浒第一大官人 !
    第655章 暗流涌动
     李庆,4级。
     体质13,智力10,魅力8,
     天赋:
     一:铁骨(5级),二:强击(3级),三:铁壁(1级),四:健步(3级)五:疗伤(1级),
     天赋点数:无。
     队伍人数:6人(3乡勇、3荆襄轻步兵)。
     ……
     “何大将军难道真的不想诛宦了吗?”
     此时,李庆已经与王允离开了大将军府,在回去的路上,他也向王允发出了如袁绍一样的疑问。
     王允漠然道:
     “当然不是,事情到了这一步,大将军只有诛宦一条路,否则他将面对公族、士人,甚至边将的愤怒!”
     “那他又为何要如此畏畏缩缩的裹住不前?”
     李庆更加的想不通了,何进能果断的诛杀对他威胁最大的蹇硕,似乎也不是那种优柔寡断的人。
     “董仲颖是太傅(袁隗)门人,桥瑁是党人,北军、西园兵来源太过混乱,也不可靠……大将军此时不愿诛宦,乃是怕此时诛宦引发动乱,反而袁氏独大。”
     王允一针见血的指出了问题的关键来,李庆顿时有豁然开朗之感。
     事实上,袁绍早派了心腹出去募兵,或许他现在便在等募兵的亲信返回洛阳,才会动手诛杀十常侍。
     到那时,这洛阳的大权便依旧能牢牢的掌握在何进的手里,而不至于落入袁氏之手。
     那么王允的立场,又到底是怎样的呢?
     刚才宴席将散的时候,王允还向何进举荐了李庆,说李庆乃百人敌,希望何进纳他为贴身护卫,以防十常侍狗急跳墙。
     那时的李庆,才知道今晚王允为何要领他一起前来这大将军府赴宴,
     幸好何进对于王允的提议,只是一笑置之,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只说他身边勇士众多,并不缺人手。
     何进对于王允的信任也是有限的,怎么可能会在身边接纳这么一个来路不明的“百人敌”?
     辛亏何进与王允之间的关系并不牢靠,否则李庆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他来这洛阳是为了找貂蝉的,到了大将军府上的话,岂不是什么机会都没有了?
     这种被人当做货物一般,随意送出的感觉,真的一点都不好……
     ……
     当李庆与王允在一起议论这何进时,此时已恢复冷清的大将军府中,何进的弟弟车骑将军何苗,却是突然前来拜访。
     何苗其实是何进的表弟,是天子刘辩之母何太后的同母兄,但才具差得何进远了,向来目光短浅,与妇人强不了多少。
     何进见了何苗不久后,两人便再次爆发了激烈的争论,
     “什么意思?什么叫‘平享富贵’?”
     何进扶着腰中佩玉,蹙眉大声反问道。
     “兄长。”
     尽显富态的何苗在何进面前丝毫也硬气不起来,颤颤答道:
     “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兄弟姐妹,本不过是南阳普通人家,如今有了这般富贵,为何一定还要折腾呢?
     饶过张让、赵忠他们,享受咱们何家的富贵才是正理啊!”
     何进听后,张口欲言,却一时间被自己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弟弟给气得无话可说,
     可怜自己苦心平衡,拉拢这个,压制那个,只求何氏能够继续把控朝局,
     结果他的一切苦心,在自己弟弟眼里,居然还耽误他享受富贵了?
     何进越想越是愤怒和无力,到最后居然是直接扯下手中玉佩,狠狠摔在了地上,一时摔得粉碎。
     何苗见状,情知是惹怒了自家这位兄长,也是不由讪讪,便立即告辞而走。
     到此为止,阉宦们最后一次恳求和解的努力,因为何苗的愚蠢,还未开始,便已经结束了……
     张让、赵忠很快就得到了来自何苗的回信:
     讲和,失败了。
     而听到传信后,聚集在张让宅邸中的诸位常侍、黄门几乎绝望。
     实际上,就在丁原火烧孟津、董卓上书诛宦,何进与士人步步紧逼、磨刀霍霍之时,这些人就已经绝望和后悔了。
     现在回头想想,他们最不应该做的事情,就是出卖蹇硕,
     这几天,蹇硕一直在寻求与张让、赵忠一起合作,共同对抗何进等人,拥立刘协为帝。
     然而张让、赵忠他们却最终选择了站在何进这边,
     他们其实一向与蹇硕颇有矛盾,所以蹇硕被杀时,张让等人一度在拍手称快。
     然而,张让等人却没想到,蹇硕一死,报应这么快的就轮到了他们的身上来。
     此时这十常侍才幡然明悟过来,蹇硕的兵权,其实才是他们最大的倚仗!
     但现在说什么也是晚了,洛阳城外,边兵来势汹汹,
     数次放低了姿态求饶,亦是没有半点作用。
     何进这是要不给他们活路啊!
     兔子被逼急了,还知道咬人呢,
     况且十常侍之流,又哪是什么良善之辈?
     张让这时也如之前的何进一般,将一块玉佩重重的摔碎在了地上,面目狰狞的说:
     “今儿不是他死,便是咱们亡!”
     ……
     对于这暗流涌动的朝局,李庆可不怎么关心……额,就算是想关心,以他现在的细胳膊细腿,也没那个资格去入局。
     就如今晚的宴席一样,李庆这么大个活人站在那里,身份低微,谁又会多看他一眼?
     回到王允府上后,李庆忙活了一天,身心俱疲,一下子便倒头大睡了过去。
     而王允则将周管事叫到了跟前,仔细的询问了有关李庆的事情。
     在得知李庆竟向周管事打听过府里有无美婢后,王允的脸色总算是放松了不少。
     李庆今天虽然表现得颇有些才具,但毕竟身份不明,王允又怎会对他完全放心?
     不过既然李庆表现得如此粗鄙,贪好女色,那便说明他是个极好控制的人,王允有的是手段把他制伏!
     “家主,可要继续派人监视此子?”
     周管事小心的询问道。
     王允摆了摆手,
     “不必了,明日你引他去后宅走走,安排几个姿色出众的婢女给他见上一眼,点到即止,懂否?”
     “是是,小人知道怎么做的。”
     周管事连忙答应了下来,心里对此时睡得正香的李庆既羡慕又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