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天王殿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气死!
最快更新天王殿 !

    魏然闻言,谄媚一笑,退后几步,道:“南王请。”

     徐逸走来,气息平静如同普通人。

     屈指一弹,一颗丹药再度出现在重伤垂死的秦惑嘴边:“要不要再给你个机会?”

     秦惑还没反应,魏然则脸色大变。

     徐逸是什么意思?

     以秦惑的实力,如果再来几次,兽神军就要被打残,届时他没有手牌,如何去周旋各方?

     秦惑暗淡的目光里,重新绽放光芒。

     这一刻的他,对徐逸的恨意倒是淡去了很多,真正恨的,是魏然!

     毫不犹豫一口吞下丹药,秦惑双眼看向魏然,杀意滔天。

     魏然心头一颤,连忙后撤,躲入兽神军之中。

     “徐牧天,我承你这个情,待我杀了这条狗,这条命交给你……噗!”

     秦惑话没说完,突然喷血。

     这血,漆黑中夹杂着淡淡的紫色,落在地上泛起一阵青烟,强大的腐蚀力量,将地面都腐蚀出深坑。

     这颗丹药,是毒丹!

     秦惑不敢置信看向徐逸。

     迎上的,却是徐逸轻撇的嘴角。

     “真是幼稚,本王逗你玩的,你还真信?”

     “你……”

     秦惑如死狗一般趴在地上,想要开口,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悔恨,再度如潮水一般涌来。

     自己真的不该回来的!

     徐牧天,他是魔鬼啊!

     明明可以轻易碾压抹杀自己,却三番两次玩弄于股掌之中!

     他在以这种方式告诉自己:于他眼中,自己就是个玩笑!

     魏然也是愕然,而后大喜。

     同时,对徐逸的忌惮,发自内心。

     这个男人,有些疯狂了。

     而对方疯狂的原因,魏然也能猜到。

     徐逸伸手虚抓,秦惑如破布娃娃一般飘近徐逸身前。

     牧天枪出现,在秦惑瞪大的眼睛里,一点一点的刺入他的丹田。

     深入灵魂的痛苦,蔓延全身,让秦惑痉挛抽搐。

     丹田被挖开,一团纯净的蓝色光团被硬生生掏出。

     这是秦惑融入体内的水之本源。

     犹如当年祖龙被萧帅父亲轻易夺走大地本源一样,现在的秦惑,也在经历同样的痛苦。

     不同的是,祖龙因为其强大的实力,被看上牵走,成为坐骑。

     而秦惑,再无任何利用价值。

     兽神戟重新被徐逸收起,这团精纯的水之本源,也被徐逸当着秦惑的面吸收。

     风之本源涌动,已经去了大半条命的秦惑,被送到了一旁,禁锢在虚空里,动弹不得。

     “别说本王不够仁慈,允许你死前亲眼看到兽神军的毁灭。”

     徐逸轻描淡写开口,目光落在了魏然身上。

     “南王!”

     魏然脸色惨白,连忙开口:“进攻南疆,是秦惑的命令,我之前受制于他,只能听令行事啊!并且我已经让兽神军撤离了,否则南疆损失会更大!”

     “这么说来,本王还该感谢你?”

     徐逸嘴角勾起,一抹冰冷刀锋的弧度呈现。

     魏然心头狂颤,生死危机笼罩全身。

     他猛的咬牙,手里一颗蓝色珠子砸出。

     轰!

     蓝色光幕呈现,将魏然护在其中。

     正是海神罩,让海胆族强者承受魔天神炮一击而不死的海神罩。

     同时,一簇蓝色光柱,冲上云霄。

     “这条狗……”

     半死不活的秦惑用尽全身力气咬牙,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这一幕。

     魏然什么时候跟海族勾搭上的?

     所以他体内的奴印,也是海族强者为其抹灭的吧?

     秦惑终于得到了答案。

     徐逸可不管魏然做了什么,手中牧天枪一挥,红色莲花呈现,笼罩整个祖龙山。

     正是红莲枪法!

     这个曾经的苍岚国国主,狠辣祭献一国,换来自己独自逃生。

     去了神国之后,也是利用各种手段,最终还当上圣安国国主,更是抱上祖龙山的大腿,苟且至今。

     暗中与海族勾搭,于秦惑不觉之间,架空秦惑,将兽神军掌控在自己手中!

     一桩桩一件件,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老实说,在秦惑与魏然之间,徐逸更要忌惮魏然这种阴谋诡计层出不穷的小人。

     怒兰的死,光是一个秦惑,并不够陪葬。

     兽神军,魏然,都要死!

     “挡住!”

     魏然目眦欲裂的大吼。

     徐逸的强大已经毋庸置疑,他现在除了依靠海族强者之外,别无他法。

     如果不能挡下徐逸这一击,海族强者赶来,也只能给他收尸。

     魏然不甘心死在这里!

     “雷神守护!”

     “万物生!”

     “兽神庇佑!”

     各种需要列军阵才能施展的团体增益手段,纷纷施展。

     一头头巨大的乌龟拔山而起,以龟壳承受徐逸的攻击。

     可……

     没用!

     哗啦啦……

     红莲花瓣映红了乌云笼罩的天龙。

     即便是隔着十万八千里,也能看到半空之上,那对天龙而言代表无尽威胁的祖龙山上,一朵红莲绽放,带来可怕的毁灭力量!

     各种增益手段,纷纷破碎。

     巨大的乌龟壳,炸裂成粉末。

     一个个天灵境兽神军战士,连惨叫都无法发出,瞬间被抹灭,只留下一地鲜血。

     “不!”

     魏然面对山崩一般落下的红莲花瓣,歇斯底里尖叫,扭曲的脸上,写满了怨毒和不甘。

     可,没有任何意义!

     当花瓣彻底落下,海神罩率先破裂,而后,想逃都没地方逃的魏然整个人爆成血雾,被狂风一吹,消失无踪。

     这个算计来算计去,算计了数十年,妄想登临世界之巅的枭雄,成为历史。

     近十万兽神军,都在徐逸这一击之下全都烟消云散!

     祖龙山上,有一亿多人类存在,有普通人,也有武者。

     他们都是魏然从圣安国带上祖龙山的。

     这些人,徐逸一个都没杀。

     怒兰的死,让徐逸戾气滔天,但还不至于滥杀无辜。

     除了这些人之外,唯独秦惑还活着。

     自然是徐逸让他活,红莲枪法才没有波及到他。

     秦惑茫然的看着一切,不禁低头。

     亲眼目睹兽神军和魏然的死,他却没有丝毫痛快的感觉。

     “你……到底达到什么层次?”

     秦惑不禁发问。

     近十万最差都是天灵境的兽神军,这股力量放眼兽神大陆,都是极为可怕的。

     是足以令混沌境强者都忌惮的强大军团。

     于徐逸面前,依旧是土鸡瓦狗一般,轻松解决。

     这才多久时间?

     本以为自己机遇惊人,足以藐视徐逸。

     可结果……

     太可笑了!

     徐逸侧头看秦惑,面容淡漠。

     “你依仗的兽神戟,无法伤我分毫。”

     “你依仗的兽神军,我轻描淡写抹杀。”

     “你依仗的神龙决,在我看来就是笑话。”

     “你依仗的水之本源,轻易就被我夺走。”

     “你,凭什么敢来天龙?”

     秦惑的眸子黯淡得像是死寂的星空,再无丝毫光彩。

     扑通……

     禁锢秦惑的力量消失。

     秦惑重重砸落在地,再度吐出鲜血。

     哐当。

     一把匕首被徐逸扔在了他面前。

     “你自尽吧,免得脏我的手。”

     “徐牧天!”

     秦惑脸色忽的涨红如血,猛的一跃而起,中气十足,咆哮震天:“你简直不是人!”

     杀人诛心,到最后还要让我自己自尽?

     已经毁了我的所有,为什么还不干脆利落一枪杀了我?

     死在你徐牧天手中,我也死得有面子啊!

     噗……

     怒吼完的秦惑再度喷出一口黑血。

     身体如推金山倒玉柱一般,重重仰倒在地。

     最终落得个被气死下场,也算是自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