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天王殿 >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被抛弃了!
最快更新天王殿 !

    “这些年奇遇不小吧?这把长戟,不错,神兵利器,堪比我的牧天枪。”

     徐逸左手虚抓,兽神戟落在徐逸手中。

     兽神戟通体金色,却有血丝遍布,看起来很是吓人。

     在柄部与尖部连接处,一颗湛蓝龙珠萦绕着丝丝缕缕的雾气。

     万兽骨血,加龙珠,锻造而成的兽神戟,已然达到传世级!

     “笑纳了。”

     徐逸斩断兽神戟与秦惑之间的联系,收入储物戒指。

     “噗!”

     秦惑一口鲜血喷出,沾染了自己一脸,狰狞可怖。

     “七品鸿蒙境巅峰,甚至接近八品,成长速度还是不错的。还掌控了水之本源,翻江倒海,无所不能,难怪能以海啸之力毁灭我的禁神城。”

     “可于我而言,你还是太弱了。”

     “老实说,我都不忍心杀你,这么大老远的给我送宝贝,兽神戟和水之本源的核心,我都喜欢。”

     “除此之外,神龙全身是宝,别的不说,你的龙血就能让我南疆将士成长极大,造就众多高手出来。不然还是将你圈养起来,时不时放血。等你伤势长好,我再一次次拔你龙鳞,为我南疆将士制造精良武器与铠甲,也是不错。”

     徐逸品头论足的说着。

     秦惑浑身发抖,气得眼前发黑。

     无论是身为秦门皇,还是神龙皇,地位何等崇高?内心何等骄傲?

     龙陆史册之上,秦惑与神龙皇之名,多次出现,不管是褒是贬,总归是留名万万年。

     现在,却要被徐逸当做家畜一样圈养?

     “徐牧天!你不得好死!”

     恨意已然滔天!

     可秦惑却无可奈何。

     信心十足而来,败得如此凄惨。

     如果能重新给他一次机会,他不会再如此自不量力,而是能躲好远就躲好远。

     可惜,没有如果!

     “是不是很后悔?当年在北境极寒城外,没能将我击杀。”

     徐逸屈指一弹,一颗丹药漂浮在秦惑眼前。

     “别说我不给你机会,这颗丹药能让你恢复全盛时期,我再给你一次杀我的机会,要不要把握?”

     秦惑看着飘在嘴边的那颗丹药,浑身发抖。

     他已经快被气得失去理智。

     明明可以一枪解决他,但却废话一堆,还给他机会?

     “我数三个数,如果你不想要这次机会,那你可以去死了。”

     “一!”

     “二!”

     “三……”

     徐逸三声还未落下,秦惑一张口,吞下了这颗丹药。

     立刻,他感受到磅礴得惊人的生机,在体内蔓延。

     所有的伤势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且损耗的劲气,也都恢复圆满。

     徐逸没有骗他!

     锵!

     兽神戟斩断秦惑几缕头发,就插在他耳边。

     “你看,兽神戟我都还给你了,是不是很大度?”

     徐逸的话语始终轻描淡写,像是在跟老朋友交谈。

     秦惑内心涌现出极度羞辱的情绪。

     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快要炸开一般。

     这般在旁人眼中几乎是傻子一样的行为,发生在徐逸身上,代表徐逸狂妄吗?

     并不是。

     只能代表徐逸对自己完全自信,哪怕再给秦惑一次机会,依旧能够轻松碾压!

     可秦惑能怎么办?

     他除了屈辱的拿起兽神戟,难道还能自杀?

     他舍不得死!

     “兽神军,攻击!”

     秦惑拿起兽神戟,没有自己冲上去了。

     他下令兽神军冲杀。

     但诡异的是,兽神军并没有行动。

     “本皇的命令不听了吗?”

     秦惑真的快疯了。

     他愤怒转头,迎上的是一双双冷漠的眼。

     秦惑心头一凉。

     他知道,自己被抛弃了!

     “兽神军,列阵!”

     突然,有一声大喝传出。

     “喝!”

     所有兽神军士兵列阵,高举武器。

     秦惑侧头看去,发出命令的人,正是魏然。

     他脚下的一条狗!

     “你……”

     秦惑目露凶芒,但立刻愣住。

     他本想以神念催动奴印,杀死魏然,却发现已经无法感应到奴印的存在!

     “怎么可能?”

     秦惑感觉老天在给自己开玩笑。

     这个在自己脚下卑微屈膝的一条狗,什么时候脱离他的掌控,且还让得兽神军抛弃了它们崇拜信仰的兽神,而只听从魏然的命令?

     “秦惑!你以为你当真可以为所欲为吗?击杀兽神,占据兽神身躯,假借兽神名义,欺骗兽神军,抛弃兽神大陆,让他们帮你报私仇!你罪该万死!”

     魏然大义凛然的说道。

     秦惑瞪大眼睛,一句话说不出来。

     “杀兽神者,为兽神军之敌!将士们,诛杀!”

     “杀!”

     兽神军出手了!

     攻击对象却不是徐逸,而是秦惑这个所谓的兽神!

     秦惑脸色涨红如血,几乎爆开。

     可以清楚看到,他头顶上有热气涌动。

     “你们在找死!”

     秦惑疯狂,抵挡兽神军的进攻,同时冲入兽神军中,大杀特杀。

     拥有绝世神兵,身怀水之本源的秦惑,七品鸿蒙境的强大实力,在徐逸面前不堪一击,可在这兽神军面前,他依旧还是可怕的。

     兽神戟挥动间,一个个兽神军战士惨死当场。

     鲜血飞溅,被狂风吹拂,如同一场雨,抛洒出祖龙山,落在了无尽海中。

     蔚蓝之色,沾染上猩红。

     海面之上,嗜血的海兽被吸引,纷纷冒头。

     “杀!杀!杀!”

     “杀!”

     兽神军也疯狂。

     魏然尽心尽力训练的兽神军,有军阵之力凝聚,哪怕是秦惑,在击杀了近千兽神军之后,也被兽神军的攻击打得鲜血狂喷。

     他化为龙身,龙尾一甩,数百兽神军拍飞。

     龙嘴一张,龙息喷涌,上千兽神军被烧成飞灰。

     徐逸凌立虚空,冷漠看着眼前这一幕。

     无论是秦惑,还是兽神军,徐逸都没有放过的想法。

     祖龙山上所有的生灵,都要为怒兰的死买单!

     可他没想到,竟然会看到这狗咬狗的一幕。

     大战持续,大半个小时之后,秦惑击杀了将近两万兽神军。

     而他自己,也伤痕累累,全身浮现裂痕,躺在地上,气息逐渐微弱。

     魏然大步走来,捡起兽神戟,居高临下看着秦惑,冷笑开口:“怎么样?我尊敬的主人。”

     “你……”

     秦惑眼中一片灰暗。

     他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哪怕是死在徐逸手中,也比死在这种货色手里要好。

     “没有人能一直奴役我!不久的将来,我将屹立苍穹之巅,所有人,都要匍匐在我的脚下!”

     魏然低声说着,高举兽神戟,朝着秦惑脑袋刺了下去。

     铛!

     金铁之声传出。

     魏然一个趔趄,鲜血从嘴角流淌。

     他愕然抬头,看到徐逸。

     魏然眼底深处闪烁阴翳,表面上却带着茫然:“南王,为什么不让我杀了他?”

     “他必须死在我手里。”徐逸淡淡道。